dada(1).gif
十堰文明网首页 > 文明要闻 今天是:
 
郧阳区有位“中国好婆婆” 她成了儿媳的双手双脚
发表时间:2020-07-24 来源: 十堰文明网  

  19年来,卜昌娥洗头、刷牙和穿衣都是婆婆周贤芝帮忙做。

  19年前,56岁的周贤芝还有一头乌黑的头发。那年春节前夕,她年仅30岁的儿媳卜昌娥,因为触电失去四肢。“娥子,不哭,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把你饿着。”躲在墙角哭了一夜,一字不识的周贤芝强忍着泪走到儿媳床前,作出这样一个承诺。19年过去,满头银发的周贤芝还在坚守着当年的承诺。

  这对亲似母女的婆媳的故事,在汉江之畔的云彩山上演。邻居们都说:“周贤芝是‘中国好婆婆’。”

  “能照顾一天算一天,直到我动不了为止”

 

  丈夫边照顾妻子边打工赚钱养家。 

  清晨6点从湖北十堰出发,汽车沿着汉江河畔的山间公路抵达郧阳区杨溪铺镇云彩山村2组时,整个村子还笼罩在清晨的薄雾之中。云彩山,这个有着诗一般名字的小村,在两山之间散发着湿漉漉的气息。

  “娥子,来刷牙了。”75岁的周贤芝佝偻着背,手里拿着牙刷和牙膏冲屋里喊着。儿媳卜昌娥自从去年装上假肢后可以自己行走,不用她抱着出门了。在等候儿媳出来刷牙的空隙,周贤芝准备好一个篮子,打算伺候儿媳刷完牙,到房后的地里去割点红薯藤喂猪。

  几分钟后,卜昌娥从屋里出来,婆媳俩走到院子一角的水池旁。卜昌娥稍稍弯下腰,周贤芝将挤好牙膏的牙刷塞进她的口中。婆媳俩默契配合,很快完成了刷牙的过程。随后,周贤芝又为儿媳洗了脸。“天天都这样,刷牙洗脸、洗澡洗头、穿衣上厕所,都是妈帮我。”卜昌娥口中的“妈”,就是她的婆婆周贤芝。

  这样的生活模式,从19年前便在这对婆媳间形成。“肯定累。可她是我儿媳,我不照顾谁照顾?”应记者请求,周贤芝暂时将篮子放在一边,坐在院里聊起家里的情况。

  “她嫁到我家就是我家的人,照顾她是我的责任。能坚持一天算一天,直到我动不了了为止。”年迈体弱的周贤芝之所以还在照顾儿媳,就是想在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尽量减轻儿子和孙女们的压力。

   “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把你饿着”

 不离不弃的一家人传递着人间温暖。

  1989年,卜昌娥和同村小伙赵延清结婚。婚后,他们先后生下两个女儿。加上公公婆婆,一家六口过着普通的农家生活。

  2000年,卜昌娥夫妇外出打工。帮人装修、在建筑工地做杂工,只要能挣钱,什么都做。

  2001年腊月十八,赵延清带着卜昌娥到郧阳区城区帮人装修。“当时临近春节,我们想挣笔钱回家过年,哪想到年都没过成。”卜昌娥说,事发时她扛着一根6米长的铝合金板行走在楼道里,行至三楼,突然感觉一阵强烈的酥麻感传遍全身,紧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卜昌娥触电了,事发楼房外不到两米远的地方,有一个10万伏高压电变压器,她肩上的铝合金板不小心伸出窗外,接触到高压电弧。“我赶到现场时,她身上的衣服都烧黑了,人已没有知觉。”当时的场景,赵延清至今不愿回忆。很快,昏迷中的卜昌娥被送到县医院。

  县医院无法处理,卜昌娥又被转送太和医院。

  3天后,卜昌娥从昏迷中醒来,赵延清长长地舒了口气,但医生的话又让他的心立即跌入冰窟。“双臂双腿必须高位截肢,不然谁也保不住她的命。”赵延清等家属听到这句话,几乎全都崩溃了。

  “她才30岁,哪怕是给她留一条腿一只胳膊也行。”卜昌娥的哥哥回忆说,他当时就跪在医生面前,得到的答复是“要想保命必须截掉四肢”。坐在医院楼道抽了一夜闷烟后,赵延清第二天一早在手术通知书上签了字。卜昌娥从手术室出来时,双腿从膝盖以下被截掉,上肢只保留了肩膀以下约10厘米的长度。

  那年的腊月廿三,一家人含着泪在医院病房里过了小年。由于凑不到后期治疗费用,截肢后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卜昌娥就出院了。

  “娥子,不哭,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把你饿着。”躲在墙角哭了一夜的周贤芝,第二天一早跑到儿媳床前,作出了这样的承诺。

  那一年,卜昌娥的小女儿3岁,9岁的大女儿上小学二年级,56岁的周贤芝还是满头的黑发。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周贤芝贴身做起儿媳的双手、双腿。

   “这些年来,婆婆待我跟亲妈一样”

 洗衣、做饭、打猪草……75岁的周贤芝每天都闲不住。

  卜昌娥住院不仅花光了家里积蓄,还让本就贫寒的家庭债台高筑。她出院后,赵延清赶紧出门打工赚钱,照顾卜昌娥的担子全部落在周贤芝身上。担心儿媳想不开会轻生,周贤芝几乎是寸步不离,想尽一切办法为她宽心。

  回家后没几天,卜昌娥尚未愈合的伤口感染了,周贤芝到距家几公里的另外一个村子去请村医来清洗伤口。“没有车,只能走山路,一个来回需要近3个小时。一个星期她要去3次,直到两个多月后我的伤口全部愈合。”说起婆婆对自己的付出,卜昌娥十分感激。

  失去了双手、双脚,卜昌娥连饭都吃不到嘴里。于是,每到吃饭时间,周贤芝就端着碗蹲在卜昌娥面前一口一口地喂。“那时候我死的心都有,一到吃饭时就哭,我婆婆跟着我哭,但还是不停地劝我好好吃饭。”卜昌娥说,接受失去双手双脚的现实她整整用了4年时间,婆婆寸步不离哭着喂她吃饭的日子也过了整整4年。即便如此,周贤芝从未抱怨过一句,也没有放弃过。

  直到现在,周贤芝都会先盛好饭菜喂卜昌娥吃。“每次都是我吃饱了她才吃,不管她干活多累,都是这样。”卜昌娥说,丈夫赵延清也很体贴,经常提醒母亲喂饭前先尝尝饭菜的咸淡、是否烫嘴。

  一开始,为了让卜昌娥到外面晒太阳、跟邻居聊天散心,周贤芝便跟小孙女一起抬着她出门。“一人抬上半身,一人抬下半身。”卜昌娥说,婆婆年迈,女儿尚小,3人经常同时摔倒,弄得满身都是泥土。

  为了减轻婆婆的负担,卜昌娥开始尝试坐在两把木椅上,用剩下的半截腿分别挪动椅子“行走”。“练了很长时间,我终于能一个人从卧室‘走’到院子里了。”卜昌娥说,直到去年,她在爱心人士和政府部门帮助下装上假肢,经过训练,终于重新站起来自己行走了。

  卜昌娥说,年迈的婆婆如今左眼视力全无,右眼也只能模糊地看到一点光亮,就这样还坚持天天下地干活、照顾她。为了减少婆婆的劳累,她不吃早饭,减少上厕所的次数。

  “每天两次洗脸刷牙,每周洗3次头、洗1次澡,都是婆婆帮我做的。现在穿戴假肢,也是她帮我完成。”卜昌娥说,婆婆就像她的双手、双脚,无论寒冬酷暑,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

  “如果有来生,我想报答妈妈的恩情”

  19年来,周贤芝伺候儿媳无怨无悔。

  19年过去,卜昌娥的大女儿已经28岁,有了自己的家庭,二女儿也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没有了孩子上学的压力,加上现在精准扶贫等各项好政策,家里的条件正在逐渐好转。”说起现在的生活,赵延清长长地舒了口气。他说,妻子刚出事时,他差点也失去生活的勇气。母亲的决定,让他和一家人都坚持下来。

  “建筑工地上的活儿我基本上都干,有时候一天能挣200多元。家里有我妈帮着照顾,两个闺女每个月都回来,压力小了很多。”赵延清说,他去年翻修了家里的房子,还将院子进行了硬化。现在,卜昌娥能用脖子和肩膀夹着扫帚扫院子了。

  卜昌娥的公公2015年去世了,两个女儿在城里上班,平时家里就3个人。目前,赵延清的愿望是多攒点钱,给妻子装一副上肢用的电动假肢。周贤芝的愿望很简单,那就是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多坚持几年,尽可能为儿孙减轻压力。卜昌娥希望能有办法让婆婆的视力恢复一些。她还告诉记者:“如果有来生,我想报答我妈的恩情。”(十堰晚报记者 何利 封荣娟 张启国)

[责任编辑:宋梦]
关键词:中国好婆婆

主管:十堰市委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  主办:十堰市委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协办:秦楚网

十堰文明网编辑部 投稿邮箱:sywmw8499110@163.com

QQ群:257551463  十堰好人线索推荐邮箱:sy_haore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