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文明网首页 > 文明播报 今天是:
 
照顾癫痫女儿40多年 七旬母亲用爱温暖全家
发表时间:2019-01-31 来源: 十堰文明网  

母亲王化兰照顾曾小琴吃饭。

  因为一次高烧,小女儿患上小儿麻痹症,失去行动能力,王化兰一家六口的生活发生巨大转折。面对困境,王化兰不愿放弃,细心照料小女儿40多年,用爱温暖着这个家庭。

  近日,记者跟随五堰街办李家岗村委会工作人员来到王化兰家,了解到他们家感人的故事。

  小女儿的一次高烧,让整个家庭陷入困境

  近日,记者走进五堰街办李家岗村的安置小区,王化兰的家就在路边。走入她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水泥地面和斑驳脱落的墙皮。当天阳光好,曾小勤被母亲王化兰和大姐曾春英抬到沙发上晒太阳。“今天天气好,我把她的被单洗了拿出去晒晒,也让她来晒晒太阳。”已是满头白发的王化兰告诉记者。

  1971年出生的曾小勤是王化兰最小的女儿。她6岁时突发高烧,王化兰急得团团转,冒着大雨,将她背到一家诊所。连续打了两周吊瓶,她才退烧。

  一年后,曾小勤在学校突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经诊断,年仅7岁的曾小勤患了小儿麻痹症。听完医生的诊断,王化兰当场落泪。原来,曾小勤6岁时的那次高烧不退,就是小儿麻痹症的病发征兆。但当时,家人都以为是普通感冒发烧,没想到会引起如此严重的病。治疗两个多星期后,曾小勤出院回家。

  “她前几天回来时,还笑眯眯地跟我说,老师在她的作业本上画了一朵大红花,夸她作业写得好。没过几天,事情竟然变成这样。”王化兰抹着眼泪,回忆起小女儿最后一次开心的笑脸。

  这场大病彻底改变了曾小勤的命运,也改变了这个家庭的生活。由于小儿麻痹症可能随时发病,7岁的曾小勤退学在家,王化兰也辞去工作,在家照料她。

  四处求医花光家中积蓄

  王化兰与丈夫曾富育有4个孩子,最让他们操心的就是小女儿曾小勤。从医院回家后没几个月就发生了意外。“那天我在厨房做饭,突然听到客厅传来‘砰’的一声,我赶忙跑过去一看,她倒在地上,身体蜷缩一团,不停抽搐。”王化兰说,这是她第一次独自遇到这样的情况,急得不行却又不知道怎么办。过了3分钟,曾小勤才停下抽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王化兰急忙将女儿扶起来,为她疏通筋骨。“你知道刚刚发生什么情况了吗?”王化兰问女儿,曾小勤头摇头说“不知道啊”。

  看着女儿对自己的症状毫无意识,王化兰急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治好小女儿。

  从1978年开始,王化兰带着小女儿四处求医。“她爸爸听说有位老中医治疗小儿麻痹症效果好,我们就请老中医住到家里,专门为她治疗。”王化兰告诉记者,这位老中医在家里住了一个星期,每天给女儿针灸、熬药,可病情始终不见好转,后来变成了癫痫。

  想起小女儿的病情,夫妻两人愁眉紧锁,王化兰不知多少次从梦中哭醒。

  曾富一直做力气活养家。他有时一天要打几份工,除了养活一家六口人,还要给小女儿治病。眼看家中积蓄所剩无几,王化兰夫妻如同有一块巨石压在心口。

  为照顾女儿多次骨折住院,可心里始终惦记着她

  10岁以后,曾小勤说的话越来越少,常常问她好几句话,就得到一个“嗯”的回复,癫痫的发作频率也从几个月一次,变成春秋的季节性发作。由于病情加重,曾小勤已经无法下地走路,不是整日躺在床上就是坐在轮椅上。

  “小女儿12岁那年冬天,我们一起围着火盆烤火,我起身倒杯水的工夫,回来时就看到她的头栽在火盆中,至今留下好大一块伤疤。”王化兰回忆,那次以后,小女儿的病情开始不受控制,发病也没有规律,她便一直守在小女儿身边。

  随着曾小勤的年龄渐长,体格越来越大。“我已经扶不住她了,每次喂饭她都七倒八歪或是用头撞床头。我为了阻止她,只能用我的身子挡住她。有一次,她把我的腰都撞骨折了。”王化兰说,这样的情况很常见,一个人忙不过来,就叫大女儿曾春英帮忙。

  “我妈为了照顾她,骨折了好几次,每次就算是住院,心里也一直惦记着妹妹。有次我去医院看她带了香蕉,她说只留一半,剩下的都拿回家给妹妹吃。”曾春英说,母亲哪怕是住院卧床,也放心不下妹妹。

  “我们兄妹看着都很感动,母亲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妹妹身上。”曾春英说。

  年事已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

  2002年的一个下午,曾小勤又犯病了。这一次与往常不同,曾小勤在抽搐数分钟后昏过去了,把王化兰吓出一身冷汗,赶忙把她送到医院去。“医生通知我们,不知道她还能不能醒过来。我守在她身边,整整两天两夜没敢合眼,就想等着她苏醒。”

  曾春英说,妹妹那次发病让她印象很深。那几天母亲一直守在医院,儿女们说大家轮流值守,让她先回家休息一下,可是她不愿意。她说,现在妹妹只认她,如果醒来没有看到她会闹的。说到这里,曾春英留下了眼泪。

  两天后,曾小勤苏醒过来,可王化兰却老了不少。曾春英说,之前母亲只有鬓角有些白发,从那之后,母亲变成满头白发。

  2014年以后,曾小勤连单音节都发不出来,每天沉默寡言,王化兰每天按时喂她喝葡萄糖、吃饭,但情况愈发糟糕。

  “妹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周围邻居都说放弃吧,连我都想过让母亲放弃。看着她渐渐佝偻的背,每次用尽全力、颤颤巍巍扶妹妹起来的动作,我心疼。”曾春英说,只要看到这样的场景,一股酸楚都会涌上心头。

  听到邻居们的话,王化兰忍不住哭起来:“每次去医院,医生都说即使抢救回来,情况也只会越来越糟糕。可是她是我的孩子,是从我身上掉下的肉,我怎么舍得放弃。”

  今年是王化兰照顾曾小勤的第42个年头,76岁的王化兰握着小女儿的手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走了以后,没人能够照顾她了。”

  王化兰细心照料小女儿40多年,用爱温暖着这个家庭。

  (十堰晚报 文、图/记者 杨天娇)

[责任编辑:任紫薇]
关键词:曾小勤;女儿;曾春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