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文明网首页 > 文明播报 今天是:
 
龙门吊车司机张吉军:晒得嗓子冒烟也不敢喝一口水
发表时间:2018-07-24 来源: 十堰文明网  

 

阳光暴晒下的龙门吊作业现场。

 

  7月17日是头伏首日,我市最高气温达到38.6℃。当日15时,十堰火车站纵横交错的铁轨上,温度计显示为52℃。记者走进十堰车务段十堰火车站货运车间营销部,近距离感受龙门吊车司机高温下的坚守。

  距地面20米的驾驶室像烤箱

  48岁的张吉军是十堰火车站货运车间营销部的一名龙门吊车司机,军人出身,在铁路上已工作26年,龙门吊车司机也做了6年。

  7月17日15时点完名,当班的有张吉军和两名起重工、一名安全防护员。作业前,首先由安全防护员安设防护信号,然后由起重工协助张吉军拆除龙门式起重机两端轨道上的防溜铁鞋。防溜铁鞋烫得手生疼,弯下腰时,地面腾起的热浪让人透不过气。

  当时是一天中太阳最毒也是最热的时候,人站在货场上感到快窒息了。准备工作做完,张吉军向五层楼高的驾驶室攀爬。记者跟随张吉军登上铁梯,汗珠落在钢板上很快就晒干了,手不小心碰到铁扶梯,被烫得立即弹开。

  记者随张吉军进入距地面约20米的龙门吊车驾驶室,感觉像进了烤箱。每天正式开车前,张吉军都要仔细检查一遍所有机械和电气设备的性能是否良好、操作系统是否灵活等,然后根据货运员提供的作业计划进行装卸作业。

  驾驶室三面钢窗、五面悬空,夏天最热的时候,钢板烫得能摊熟鸡蛋;冬天最冷的时候,手挨上去能冻掉皮。

  铁架晒得滚烫,戴上手套都烫手

张吉军登上铁梯准备到驾驶室作业。

 

  随着一声清脆的铃声,张吉军操作着龙门吊车缓缓启动。

  张吉军先将装满货物的集装箱吊至龙门吊电子秤上称重,在确认重量的同时,检查是否超载和偏载,一切正常的集装箱即可打印磅单、装车。

  这一切都需要张吉军和地面上的起重工配合,两名起重工用手势给出货物起升信号,指挥装卸集装箱的方位。张吉军收到信号后,按响铃声回应表示收到,然后按信号所指将集装箱等吊装到位。

  龙门吊车操作属于高空作业,司机的工作地点就在相当于五层楼高不足两平方米的狭小驾驶室内,张吉军一上去就要待半天。随着气温升高,阳光从四面八方射进来,没有任何遮拦的驾驶室如同烤箱。“我们最害怕的就是这种高温天气,铁架子被晒得滚烫,戴上手套都烫手。”张吉军说。

  坐在驾驶室里,静时微汗不断,动时大汗淋漓。记者用手触摸驾驶室内的铁皮,刚碰到即烫得缩了回来。

  晒得嗓子冒烟也不敢喝一口水

  在烈日的炙烤下,龙门吊车驾驶室内如同烤箱,司机需要大量饮水,张吉军却一口水也不敢多喝,哪怕是口渴难忍。“因为上到驾驶室后,一个班三四个小时,要一刻也不停地装卸货物,精神还要高度集中,一旦喝水就要上厕所,所以必须控制喝水。有时口渴得嗓子眼仿佛要冒烟,也不敢喝一口水。”张吉军说,“有时渴得实在受不了,在快下班时,才敢拿起杯子喝上一口水。”张吉军说,从龙门吊车上下来时,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找水喝,“那真是暴饮,有时一口气可以喝两三杯水。”

  一天装卸4000吨货物,不敢有丝毫马虎

  由于是在高空作业,且要将龙门式起重机悬臂端上的锁头对准集装箱顶端四角上的孔,钩挂牢固后再锁牢,方可进行起吊作业,这对龙门吊车司机是一个考验。“凭感觉,熟能生巧。”张吉军平静地说。

  有时,集装箱在龙门吊车悬臂端的两侧,则需要司机侧过身来面对集装箱起吊,这对司机的视角更是考验。如果是在驾驶室对面悬臂端的侧面,则是龙门吊车司机视线最远的距离,仅龙门吊车两端之间的距离就是26米,加上轨道等距离,就在30米以上,这时要让锁头对准集装箱上的孔眼,更加吃力。

  张吉军每班要吊装80个左右集装箱,至少要装卸4000吨货物,还要调整近1000个集装箱的位置。不仅作业时间长,劳动强度大,安全压力更大。因为在地面上作业的起重工的生命安全,都系在龙门吊车司机的手上。不仅如此,龙门吊车司机在作业间隙,还要上到起重机五楼,检查小车室内的电机运行状况,以及钢丝绳有没有断裂和脱落等安全隐患。同时还要到电器房内检查电器元件有无异味和烧损现象,以及机器的降温空调运行状况是否正常。

  因为在高空中作业,操作如果出现一厘米偏差,就有可能造成空中很大的摆动幅度,影响工作效率甚至造成事故。

  时间到了17时许,日头依旧毒辣,汗水在张吉军脸上肆意流淌着,装卸作业仍在继续。

  (十堰晚报 文、图/记者 冰客 特约记者 赵连斗)

[责任编辑:任 紫薇]
关键词:龙门吊;张吉军;集装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