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文明网首页 > 文明播报 今天是:
 
熔化工蒋建厂:1400℃熔炉旁一干就是十几小时
发表时间:2018-07-20 来源: 十堰文明网  

  

  在热浪滚滚的熔化炉旁工作,熔化工的衣服从来没干过。

  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铸造二厂铸三车间熔化工段车间里,6个熔化炉同步作业,炉内通红的铁水似岩浆翻滚,加入铁料时,它还会“发脾气”似地爆出火花,尽管有防护措施,如果不小心,仍会被烫伤。熔化炉里是1400℃左右的铁水,熔化工蒋建厂在距其一米左右的位置作业,温度计测他身边的温度都会爆表。

  熔化炉旁 温度高达70℃ 

  昨日9时多,记者来到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铸造二厂铸三车间。进入车间,必须换上长衣长裤,并佩戴安全帽和防尘口罩。

  相比室外,车间里的温度至少高4至5℃,且越往熔化炉附近走,温度越高。“熔化工段的温度常年在40℃以上,靠近熔化炉的位置,温度甚至能达到70℃。”三车间熔化班班长贾玉涛告诉记者。

  车间里,6个熔化炉同步作业,炉内通红的铁水似岩浆翻滚,加入铁料时,火花四射。从炉子里倒出来的铁水,更似一条火龙。

  记者在车间里待了不到10分钟,头顶便开始大量冒汗,负责摄影的同事上衣已被汗水湿透。

  “虽有6个熔化炉,但只有5名熔化工作业。”贾玉涛说,蒋建厂作为其中一员,一人要照看两个熔化炉生产。相比其他熔化炉,蒋建厂负责的两个位置更高,也更热。

  贾玉涛介绍,蒋建厂负责的是新增的两个中频炉,所处位置通风性差,散热较慢。因位置较高,熔化炉上涌的热浪触顶后,便会向下袭来,温度可达70℃。

  

 

  上岗半小时衣服全湿透 

  温度达到70℃是怎样的体验?用温度计测温度,温度计会爆表。

  记者上到熔化炉平台,很快就出了一身汗。只见蒋建厂在距离熔化炉一米左右的位置,用耙子清理铁水表面的浮渣。他长衣长裤,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面罩下方还戴着口罩,手上也戴着厚棉麻手套,脚上穿着皮鞋。

  蒋建厂今年49岁,干熔化工8年。在做熔化工之前,他还做了10年浇注工,同样是和铁水打交道。

  蒋建厂身上的工作服全都湿透了。记者透过面罩发现,他的口罩上方都是黄豆大小的汗珠。

  蒋建厂的后颈被口罩带子勒出一道深印。“口罩十分憋气,闷得很,时间一长,我的后颈都过敏发炎了,但摘不得。”蒋建厂说,车间里粉尘大,吸进去就不好了。

  蒋建厂操作机械往熔化炉里添加铁料,并用工具捣匀,熔化炉里铁花四射,记者见状连忙往后躲闪,蒋建厂却纹丝不动。“我们穿的都是阻燃服,夏天已经减薄了,虽能阻燃,却密不透风。”蒋建厂说,作业半小时,衣服就全湿透了,一天到晚衣服就没干过。

  熔化炉平台上的温度表显示铁水温度为1470℃。记者站在距熔化炉3米开外的位置,不敢再靠近。蒋建厂因工作需要,不得不更近距离作业,而且是两个炉子间来回跑。

  

  短暂的休息时间,蒋建厂向记者展示湿透的衣服上烧出的几个洞。

  熔化车间没有胖子 

  熔化炉后方的操作间里装有空调,不过,蒋建厂很少有时间进去享受清凉。“负责两个熔化炉,得来回跑,容不得休息。”蒋建厂说,他只有喝水和操作机械时才会进操作间,空调更多的是给机械设备降温。

  蒋建厂告诉记者,他每天早上8时上工,一天工作10至12个小时。“现在生产繁忙,人手不够,除了喝水上厕所,我每天中午只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

  在高温环境下工作,蒋建厂会及时喝水。“出汗太严重,如不及时补水,脱水就麻烦了。”蒋建厂说,他一天下来仅白开水就要喝掉8瓶,还不算西瓜、绿豆汤、雪糕等饮品。

  尽管戴着厚棉麻手套,但因温度过高,蒋建厂的手还是会被烫伤。在休息室里,蒋建厂吃完一块刚切好的西瓜,撸起袖子,向记者展示手腕上的烫伤伤疤。“这里的工人,没有身上没烫伤过的。”说着,蒋建厂拧了拧身上的工作服,只见汗水直往下滴。

  

 

  “熔化车间没有胖子。”蒋建厂笑着说,有个同事进来时体重170斤,因为太热,出汗多,干了没多久,体重就掉了10多斤,“很多年轻人进来干两个月都不能适应”。

  工作时间一长,蒋建厂患上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到神经,一天下来,右腿都没什么知觉了。”蒋建厂说。

  “虽然工作辛苦,但既然来了就要干好,不仅是为了家庭,也为工友们做好带头示范。”蒋建厂说,他是熔化岗位上唯一的一名共产党员,已有18年党龄。

  (十堰晚报 文/记者 曾雨 实习生 李秋雨 通讯员 詹明星 图/记者 刘成臣)

[责任编辑:任 紫薇]
关键词:熔化炉;铁水;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