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文明网首页 > 文明播报 今天是:
 
郧阳“太史公”冷遇春:夕阳景观亦如朝
发表时间:2018-01-29 来源: 十堰文明网  

 

  十堰又增添一位百岁老人。昨日,十堰城区柳林路柳林新村,郧阳“太史公”冷遇春喜迎百岁寿辰,市委老干局、汉江师范学院有关负责人以及部分学生,看望慰问了冷遇春教授,提前为他庆祝百岁生日。

  冷遇春原籍郧阳区。1月27日是他100岁生日。作为一名史学爱好者,冷老三十多年如一日,遨游于浩瀚的历史书海中,先后编纂完成 《郧阳抚治两百年》《郧故串珠》《老骥嘶郧》等著作达数百万字,曾任省写作学会理事、《郧县志》副总编的他,填补了本地区史志空白,被尊称为郧阳 “太史公”。2016年,市委组织部授予冷遇春“首届最美长者”荣誉称号,表彰他为地方史志研究作出的突出贡献。

  长寿秘诀:经常用脑,保持乐观心态

  昨日上午,十堰城区漫天飞雪。记者来到位于柳林路柳林新村冷遇春老人的家。一身喜庆的冷老,看上去面色红润、精神矍铄。

  走进冷老的书房,记者看到,3个靠墙的书柜里整整齐齐地摆着史书,从二十四史到各地史志一应俱全。虽然刚到上午9时,冷老却已经伏案读书、创作近两小时了。

  “生命不息、创作不止”,这是冷老的座右铭。他认为,每天看书、写作,经常用脑,能保证大脑清醒、思路清晰、身体健康。谈起百岁高寿秘诀,冷老笑着说,他在生活上其实比较简单,平时不吃辣、不抽烟,很少喝酒,喜欢吃甜食,“10个汤圆、一个荷包蛋,是我的早餐标配。”冷老的小儿子冷小平告诉记者,常读史书的父亲认为糯米很有营养,因此多年来几乎每周都会吃汤圆和粽子。

  “雪印百年前,苍山换素装。寿筵同祝酒,盛世共安康。”当得知自己是建市以来首个过百岁生日的离退休老干部时,冷老高兴地作了首诗。他说,从幼年家境贫寒,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到如今家庭兴旺、子孙满堂、五福临门,他很感激这个时代,感激上天对他的眷顾和恩赐,能活到百岁高龄,他非常知足。

  不图名利:只为后人留点文化遗产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1982年从郧阳师范专科学校(汉江师范学院前身)离休后,冷遇春仍坚持授课至1986年才正式离开教学岗位,从此致力于写作。

  1987年初,刚刚离开教学岗位的冷遇春接到原郧县体委办公室的电话,邀请他编写该县体育发展史志。“这是好事情啊,我一定来!”冷遇春满口应承了下来。他生在郧阳、长在郧阳,又曾在这里工作多年,对家乡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太想尽己之力为家乡做点事了。

  为了编写方便,冷遇春就住在大儿子冷荣平的家里。当时,年近七旬的他总是早出晚归,回家后还要伏案工作至深夜。“他工作的劲头,比我们这些上班的年轻人还足。”冷荣平笑着说。

  凭着这股热情和顽强的毅力,冷遇春先后参与完成了 《郧县体育志》《郧县志》《郧县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

  正是在编纂这些史志的过程中,冷遇春发现,从明成化十二年至清康熙十九年郧阳抚治时期两百余年的历史还没有系统的记载。“作为郧阳人,作为一名史学爱好者,编写一部史书来填补这个空白,我责无旁贷。”冷遇春说。

  他深知自己年岁已高,时不我待,于是写了一首《五律·临窗偶成》自勉:“休道面窗寒,风和日照先。惟希天我寿,诗史力高攀。”

  为编写史书,冷遇春可谓是心无旁骛,惜时如金。2009年夏季的一天,他又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查找史书资料,突然心脏剧痛,晕倒在地。入院后,他被医生诊断为冠心病,且心脏衰竭,需要马上接受心脏起搏器植入手术。

  此时冷遇春已是91岁高龄,做手术的风险很大。得知自己病情危急,冷遇春含泪恳求医生:“这些史料只有我知道,我不想把它们带走,我必须写完,一代代传承下去,求求你多给我些时间完成史书。”

  经过缜密会诊,医生冒着极大危险,成功为冷老植入心脏起搏器。住院期间,冷遇春让儿子将史实资料带到医院,只要稍微清醒就捧书而读。

  住院半个月后,冷老回家休养。一回到家,他就不顾家人劝阻,立即投入写作。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拒绝了一切不必要的活动,沉浸于古书中,手不释卷,常常通宵达旦。仅考证依据的35种史书资料中的必阅部分就重达几十公斤,就是通读一遍也得一年半载,所摘抄的资料多达百万字,笔记堆起来有20多厘米高。

  他常说:“我出书一不图名,二不图利,只想为后人留下点文化遗产。”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史学爱好者,他有义务、有责任把历史的真实资料挖掘整理出来,并做好普及传播,这不仅是职责,更是他安享晚年的幸福源泉。

  治学严谨:一词一句皆要言之有据

  对于写作,冷遇春常说:“立史言犹如立己身,诉之他人,关乎四方……故言事务求其实,言人必重其德,言语必合其理。只有精益求精、不断完善,才无愧于历史。”

  冷老的小儿子冷小平回忆,编写《郧县志》时,父亲发现许多史书上对“郧县”名字的由来介绍得不准确,民间也有不少误传,为此,父亲在《郧县报》上发表了题为《郧县何以得名》一文,旁征博引为“郧县”正名,避免了以讹传讹。

  在原郧阳地区地方志办公室召开的一次学术研讨会上,冷遇春在论文《论新方志的整体性》中,一针见血地指出部分史书资料偏听偏信、不够严谨,强调编史工作“必须端其观点、正其失误、去其浮泛、补其遗漏,使之趋于完整。”他的这种敢于质疑权威、不留情面的求证态度“得罪”了一些人,有人曾背地里称他“古板的老头”。不过,认真阅读他著作的人无不被他的严谨治学精神所折服。

  在编写《郧阳抚治两百年》期间,已到耄耋之年的冷遇春为了查证史实,认真查阅了几百本《明实录》《清实录》等史书,还购回《二十四史》《明史》《清史》等数万元的图书资料在家查阅。为进一步获得全面、系统、准确的资料,他不顾年迈体弱,多次奔波于武汉、上海等地,进图书馆、档案馆,拜访知情人,有时还写信给有关部门及国内外亲朋好友寻求帮助。

  2004年,湖北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了《郧阳抚治两百年》。

  笔耕不辍:要亲眼看到新作出版

  如今的冷遇春,仍然没有闲下来。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认真编写校对新作《中国先秦诗教志》,每天读书、写作的时间至少10个小时,已经装订成册的初稿几乎每页都有他红笔批阅的字迹。因为不会打字,他75岁的大儿子冷荣平每天都要帮助父亲打印、修改。“父亲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这本书稿出版,我们一定要努力帮他完成心愿。”冷荣平说。

  在冷老的书桌上,记者看到一本不久前才装订成册的个人诗集 《百岁韵汇》,以及 《汉至隋日本史料》《唐宋元明有关日本史料》两本书的手稿。记者还在桌上看到了五本日记本。记者翻阅后发现,从2015年5月1日至今,冷老一天不落地坚持写日记。与他人记录日常琐事的日记不同,冷老记录的都是每日所思、所感。

  据其家人介绍,每天早晨起床,冷遇春都会翻看日历、查找史书、收看新闻,思考近现代以来历史上的“今天”发生的重大事件并作记载。

  “老骥嘶郧不为槽,秦巴春秋唤人晓。日照何虑黄昏近,夕阳景观亦如朝。”这是冷老创作的一首诗,亦是他晚年生活的真实写照。

  (十堰日报 记者 纪枫波 通讯员 张玲)

 

[责任编辑:任 紫薇]
关键词:冷遇;郧阳;冷老